养浩然正气 成经纬之才
当前位置:首页 > 情系母校 > 母校记忆

2003届科技1班李海静同学写给母校的一封信

时间:2020-06-15    作者:       出处:本站
0

醒盹

36岁这年的春天,微风拂面有如20年前,就忽然记起来有一种特别的醒盹的方式,叫做仇老师在讲台上。

20年前的这个季节,仇老师踏进教室不久以后开口讲,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

在这位老师一贯洪亮紧凑铿锵有力的声音之下,空气短暂的静默了半秒钟。之后,我和大部分同学就醒了,醒在午后明晃晃的混沌中,醒在混沌无明的人生开端。

十六七岁的年纪上,我们,我,知道了崇高这种美。

庄子的逍遥游。仇老师再一次在洪亮声线的朗读间隙里短暂停顿。他身后的粉笔末子在一维简谐波的震动之下,慢慢的落回到地面上。讲台下这群小脑袋,人生头一次跟着上古珍禽异兽抟扶摇直上三千尺体验鲲鹏展翅,海上巨浪滔天,大陆地动山摇的壮美景观。这大概是多年以后花着钱看3D巨幕阿凡达都无法企及和复制的兴奋制高点。

初尝人生压力的少年我们,在仇老师的课堂上知道了,有种潇洒叫做庄子的逍遥游。

史铁生的地坛。课文节选朗读。在最狂妄的年纪上没了双腿的“我”,像往常一样,在地坛的密密的藤蔓下,又坐着或躺着挨到了黄昏,是母亲寻来的声音,急切找到儿子却又不敢大声呼喊的母亲的声音。讲台下有同学发现仇老师不见了。他在科1-3班外的楼道里早已泣不成声。

凡事动不动跟父母闹脾气的我们,朦胧的知道了,有一种牵挂和包容急切又不敢声张,沉重到不好再随便辜负。

有那么一段时间,语文课本里的作者与自己的皇帝之间上演“皇帝贬我千百遍,我待百姓如初恋”的游戏,同学们的背诵默写全文任务也随之不断推进。

范仲淹的那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几乎是被仇老师如五雷轰顶般,炸开在教室里的。他就这么劈头盖脸的,抑扬顿挫的,掷地有声的,把这句话念给你听。然后就是停顿。他总是会停顿。或者我有时怀疑他是在等着讲台下的你把从上节课带过来的那后半个哈欠生生的给咽回去。

要说仇老师的高明之处到底在哪里,我觉得对于我个人而言,就是他总会在关键时候让你醒盹。

在他课堂上念过的那些话,在接下来的岁月里,总会在某个瞬间不经意的从你脑子里跳出来,或者是劈头盖脸的警醒着你,或者是润物无声的滋养着你。

就像是财务上讲的摊销,支付一次,摊销多年。很有魔力。

2003年毕业的科1 李海静

写于202058 天津

 

上一篇:2013届14班信国强致母校的一封信

下一篇:没有了!


×